這天真的可以寫進我人生至此最黑暗的那一個篇幅的首頁,請聽我娓娓道來...

IMG_9873.jpg

 

旅遊日期:2018/08/20

旅遊國家/本日城市:印度/北印金三角-Jaipur齋浦爾

 

清晨四五點開始,我的肚子就發生了從來沒有過的絞痛感,痛到醒來並起床大拉肚子,

大拉三回合後吃了人生當中每吃必奏效的「五塔散腸胃藥」,這時也已經天亮,我覺得待會應該就會沒事,

且想依照原定計畫出門順便轉移身體不適的注意力,所以去了趟「風之宮殿」,

後來的幾個小時中我因為一直頭重腳輕暈眩冒冷汗、痛苦難耐所以趕緊叫車回飯店,殊不知一場惡夢即將等我著去承受!

無止盡的腹瀉就算了,全身發熱、四肢無力且肚子痛到豪無行為能力... 人生從來沒有體會過身體這般虛弱且失控,

在吃了Han特地去附近藥局幫我買回的當地止燒及止瀉藥後(151RS,台幣67元,以下這兩樣),竟然一點改善也沒有!

(說好的當地的病要由當地的藥醫呢?)

IMG_1404.JPG

 

然而,更可怕的事來了!不久後換Han中標!他開始也是先覺得肚子疼痛、拉肚子、昏昏沉沉...等,

我趕緊叫他也吃一些他剛才買回來的當地止燒及止瀉藥,但他狀況惡化的很快,藥物完全起不了作用,

體溫瞬間飆高發燒且不斷發抖,他整個人的樣子把我給嚇壞了。

IMG_9867.jpg

 

於是我撐著蹣跚的步伐,這短短幾十步路對我而言就像幾十公里,每走一步都覺得快要暈厥過去的虛弱,

好不容易到了飯店櫃檯詢問他們有沒有相關的藥品,但結論是「沒有」

(當然櫃檯有提出要幫我們叫醫生或是送我們去醫院,但是那個國家的醫療體系我信不過,去醫院的選項是非不得已的最後一個),

我們兩個超級病號完全無助的窩在床上昏昏沉沉,後來幾個小時過去,身體的自癒修復系統彷彿也被擊垮,

我的狀況非旦沒有好轉,反而回到一開始的嚴重,循環式的一切又重新襲擊!(我覺得我的心理狀態也在這個循環下被擊潰了不少)

全身發熱且肚子痛到無能為力,還要一直撐著癱軟的身體去找馬桶報到,

那種腹瀉的狀況就是一坐下馬桶後就直接像瀑布那樣傾瀉而下 ,而且在傾瀉的過程中肚子是非常非常疼痛的那種,

等於整個人是呈現「ㄕ」字型的凹在馬桶座上,而且由於我們之前吃進肚裏的食物早已拉光,後期拉出的就一直是黑色的液體。

馬桶上痛苦難耐的拉肚子 → 拉完撐著虛弱的身體簡單盡可能的盥洗下身 → 回床上虛弱發呆 → 跑馬桶報到

大概就是平均半個小時循環一次上述動作。

 

一段時間後,Han想想這樣不是辦法,於是撐著身體說要去我們飯店的大廳問問那些白人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幫助我們,

當下我看著他,我真的整個眼神都在發光!有種「天啊!你真的是我的英雄!」的感動。

然不久後他竟然真的捧回一大堆藥,我再一度眼神發光的問說:「怎麼來的?」

他說:

「我在大廳遇到早上我們在風之宮殿附近幫他們換匯的那家西班牙人!他們在聽到我們的問題後立刻回房去搬了一堆藥說要給

我們,我說要給他們錢,但他們堅持不收,爸爸僅是說了句這是因果報應(Karma)。」

我整個起雞皮疙瘩,在這個城市裏有將近1500間旅館,但卻這麼這麼巧的讓我們遇到我們今天才幫助過的人,天啊!!!

因為太感動了所以當下撐著身體的不適紀錄了以上的日記,這過程中睡睡醒醒拉了不下30次的肚子,

在吃完了他們給的藥後,我們一陣昏睡去,同時祈禱著身體趕快無恙。

IMG_9873.jpg

 

然而如果你以為這樣就結束,那你可能太小看這個關卡,喔不!是大惡魔!還以為可以睡個香甜,一覺醒來我們重新來過,沒有!

一覺醒來,喔不!是一眼醒來,因為根本不算有真的入眠,所有的所有的所有的症狀又重複發作,

撐著虛弱跟我姐聯絡跟她回報我的狀況,她淡淡的說:「會不會是諾羅病毒?」(在這之前我一直覺得只是單純的吃壞肚子)

何謂「諾羅病毒( Norovirus)」?

●症狀:

噁心、嘔吐、腹瀉及腹絞痛,也可能合併發燒、寒顫、倦怠、頭痛及肌肉酸痛。症狀通常會持續1至2天,之後就會逐漸痊癒。

●潛伏期:

一般為24至48小時。

●感染途徑:

1.) 食入被諾羅病毒污染的食物或飲水。

2.) 接觸被諾羅病毒污染的物體表面,再碰觸自己的嘴、鼻或眼睛黏膜傳染。

3.) 諾羅病毒只需極少的病毒量便可傳播,因此與病人密切接觸或吸入病人嘔吐物及排泄物所產生的飛沫也可能受感染。

●諾羅病毒患者是否具有傳染力?

諾羅病毒的傳染力非常強,可藉由排泄物或嘔吐物人傳人。有些人感染恢復後二星期內,其糞便內尚有病毒,仍然具有感染力。

●是否有治療諾羅病毒之特效藥?

目前並沒有治療諾羅病毒感染的特效藥,治療最重要的原則是適度補充水分與電解質,以防止脫水和電解質的流失。

 

在我自己判斷我是確診「諾羅病毒」後(因為所有症狀都吻合,且吃下的那些藥也完全沒有好轉),有看到我上述的粗體嗎?

總結就是:

目前並沒有治療諾羅病毒感染的特效藥,症狀通常會持續1至2天,治療最重要的原則是適度補充水分與電解質,

之後就會逐漸痊癒。

剩下的時間我們完全放棄掙扎,就地獄吧!就拉吧!只能默默的祈禱48小時後我們真的可以完全康復,

畢竟後天我們即將搭乘「6小時」的火車前往Jodhpur/藍城,不止火車票訂了,飯店也是;

而依我們現在虛弱且依賴馬桶(屎意完全憋不住)的程度,別說那6個小時的車程,連從飯店到火車站都有困難。

 

而另一件煩惱的事情出現,那就是拉到空虛無力後的我非常飢餓(照時間算來小李比我晚6小時病發,所以他還在萬丈深淵中),

Han一度撐著身體虛弱的警告我不要再用「Uber Eats」訂餐了,因為我們確切中鏢的原因尚未釐清,

所以他擔心我又亂吃引來另一波高峰,可是怎麼辦我好餓,好想吃中式料理,好想喝魚湯...

 

但是不透過「Uber Eats」,虛弱的我倆也別無他法,瘋狂搜尋著中式料理的我不斷安慰自己「找間中式餐館不就好了」,

然每當滑到印度料理我就一陣反胃想吐,在反胃與飢餓間我小心翼翼且期待萬分的下訂了一間寫著中式餐館的炒麵及甜玉米湯,

結果送來的「炒麵」,不好意思喔!印度辛香料調味!(中下)

結果送來的「甜玉米湯」,不好意思喔!印度辛香料調味!(右上)

天啊天啊天啊天啊!我餓到都快虛脫了還這樣整我!186RS我不要了好不好!(心裏大哭)

杵著虛弱我跟Han說:「我要去飯店餐廳看有什麼熱湯。」

於是帶回一碗好白好白沒啥調味的清湯(右下),飯店收我150RS,我心想你要1500我都給你。

(水果是飯店每天都會送到房間裏的Room Service,但相信我當時的我們對任何東西包括水果都反胃)

IMG_9880.jpg

 

清湯過後我還是一陣狂拉,而且拉到不能自己,不過我想其實與清湯無關,這48小時的拉肚子地獄我就算空腹還是得走完,

吃點東西反而是好的,墊墊胃。

時間來到08/21的早上,我的病情已經來到第30個小時了,也終於擺脫馬桶且屎意是憋得住的了,大便也開始呈現了「微固體」,

而Han不過才第24個小時,所以可見他的狀況還是非常糟糕,但是想起今天一整天的伙食及明天那冗長火車之旅的食物,

勢必是要前往一趟超市採買了,Han不放心讓我自行前往,所以撐著身體陪我,

當然他之中還是忍不住衝到超市的廁所蹲了好一會兒;

總之我們買回了最無聊也最健康的一大袋麥片餅乾及照片中這康寶濃湯!

一回飯店就迫不及待燒熱水浸泡,康寶濃湯從來就不給泡,但是這個時候的我卻覺得它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

IMG_9886.jpg

 

元氣雖在恢復中,但這天也沒好過到哪去,一樣肚子會痛到整個人揪成一團、一樣會拉到沒力,

所以我們把整個房間搞得其噁心無比,於是給上這整趟旅程中最大方的一筆清理小費,也就是兩個人各100RS!

(別看這100RS,雖然不到台幣50元的面額,但你們試想我們搭乘一趟20分鐘的Uber,車資不過35RS)

 

忍著耐著我們終於渡過了地獄48小時。

而到現在我們還是沒有釐清到底是哪個環節讓我們中鏢,因為可能因素太多,因為我們在印度!

不過還是列出以下可能因素供大家防範:

1.) 第一間飯店提供的瓶裝水,雖然是瓶裝水,雖然確認過瓶蓋沒被扭開過,但它整個瓶子髒髒舊舊

(不過也有可能是搬運時弄髒的,因為他們的礦泉水不是箱裝,而是像好市多那種透明膠膜,且搬運放置時都超隨性)

2.) 街頭小吃,因為老闆用同一雙手拿錢、拿秤陀(秤食物重量)及抓食物,然後客人都是看起來「很當地」的印度人

(印度的錢其髒無比!印度的錢其髒無比!印度的錢其髒無比!)

3.) 去餐館用餐時徒手抓Naan餅就口(好我先自首我沒有先洗手,水洗跟乾洗手都沒有!好我先下跪)

4.) 搭乘Uber共乘時與他人太靠近且在同一個狹小的密閉空間(諾羅是會透過空氣中的飛沫傳染的)

5.) 印度的空氣

6.) 印度的空氣

7.) 印度的空氣

8.) 印度的所有一切。對我瘋了,因為時至今日我們還是梳理不出個原因,諾羅的潛伏期長達24至48小時,

所以過去這兩天當中所有發生過的大小事都被我們合理懷疑著。

 

後記:

除了那一家西班牙人外(我們後來還互相交換了聯繫方式,直至現在都仍與她們有著互動),

真的非常非常感謝我姐在我那個虛弱的當下給我如此可靠且助力的資訊,當下知道吃啥都沒用後我就沒再掙扎Let it be.了,

否則我可能還是會持續奮鬥吧!

再來感謝我的朋友也是我的保險員,不要看我抗拒就醫以為我是害怕高昂的醫療費,其實我早投有旅遊不便險,

在不適的當下我就有聯繫友人,她也非常細心完整的告訴我若去醫院該怎麼拿回憑證及注意事項等,之中也一直關心著我,

這故事告訴我們,旅遊不便險網路上固然可以找到最便宜最快速的商品,但若你剛好有朋友在這業界,這無非是最好的管道,

確保你人在國外遇上不測時不會被踢皮球。

最後感謝我的印度友人,他目前人在台北工作,而事發的當下我一度懷疑是當地的藥局給我奇怪的藥品,所以請他幫我確認,

之後他也推薦了我這款「ENO」維他命C粉,自此我之後的整個印度旅程不能沒有它。

它相當便宜,一盒6包48RS(約台幣20幾元而已),而且在路邊隨便的藥局都可以買到。

飲用方式:20CC左右的水(總之就是礦泉水瓶裏留點水即可)加一包的「ENO」維他命C粉搖勻飲用。一人一天一包即可。

S__76447796.jpg

 

Thanks for your reading.

我們下篇文章見!

 

    Celi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